青年毛泽东之路:一师苦读时

摘 要

新疆重点综合门户、权威新闻发布网站,是经新疆党委同意,由新疆日报社主办,是继新疆日报、新疆人民广播电台

 

  足步:锻炼

  积“本钱”

  在“青年毛泽东纪念馆”里,有一口水井,那是学生毛泽东完成“常规动作”——每天清晨的“冷水浴”的地方。其实,他在一师的“浴”与“泳”是丰富多彩的。

  “今日星期日,约与蔡和森、毛润之、彭则厚作一二时之旅行……三人遂沿铁道行,天气炎热……经大托铺,前行六里息饭店……饭后稍息,拟就该店后大塘浴,以水浅不及股止,遂至店拿行具前行。未及三里寻一清且深之港坝,三人同浴……”当晚,他们借住在昭山寺。

  “晚饭后,三人同由山之正面下,就湘江浴……”

  “昨日下午与毛君润之游泳。游泳后至麓山蔡和森君居……”

  “今日早起,同蔡毛二君由蔡君居侧上岳麓,沿山脊而行,至书院后下山,凉风大发,空气清爽。空气浴,大风浴,胸襟洞澈,旷然有远俗之慨。归时十一点钟矣。”

  以上摘自毛泽东同学张昆弟烈士的日记,其中满是“泳”、“浴”的字眼。毛泽东在一师的“野蛮其体魄”的“五浴”锻炼法,校内的水井、操场、妙高峰,校外的城南路、天心阁、岳麓山的“毛泽东小道”和爱晚亭、湘江、橘子洲都可以作证。

  在烈日炎炎的夏天,他独自跑到操场上,赤着臂膀,走着卧着,让太阳晒得皮肤通红透紫、汗流浃背;

  在大雨倾盆时,他跑出屋子,脱下衣服,让大雨浇淋;

  在严冬寒风怒吼时,他只穿一件衬衫,挺立在旷野或山谷,任寒风吹打;

  他还时常在山中对着树木大声讲话,对着大风大声叫喊,大口地呼吸。

  其冷水浴是很苦的,特别是春夏秋冬四季坚持不辍,在第一师范罕有人。同学早起看到他在井边赤膊冲凉,毫不在意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雨雪,十分诧异,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边把皮肤擦得泛红,边答道:“冷水浴既可以锻炼意志毅力,又可以练习猛烈与无畏。只要有决心和恒心,就能坚持下去,不感到难了。”

  1936年,和斯诺谈话时,他谈起在一师的体育锻炼活动时感叹:“确实对我有不少的帮助,使我后来南征北战,受益不浅。” “泳”与“浴”不过是毛泽东强身健体,积累救国救民“本钱”的途径之一。

  当然,学生毛泽东这种强韧的体育锻炼,既有长远考虑,又是当前需要。“为何死了七个同学?只因不习十分间操”,就是当时同学忽视体育的写照。没有身体“本钱”,又如何能读好书?

  5

  足步:问题

  轻“图”“数”

  与所有青年学子一样,毛泽东同样有着“偏科”的不足。他自己回忆说:在一师,“我反对自然科学中的必修课程。我希望专攻社会科学……我最讨厌的就是必修的静物写生。我以为这是透底的愚笨。我总想画简单的东西,快快画完就离开课室。记得有一次画一幅‘半日半石’(是李太白的一句名诗),我用一条直线和上边半个圆圈来代表。还有一次,在图画考试时,我画了一个椭圆就算数了,我称之为鸡蛋。结果画图得到四十分,不及格。幸亏我的社会科学的分数都非常好,这样和其他课程的坏分数扯平。”

  在一师,著有《毛泽东尊师风范》的黄露生老师,可以直白地指出,那位给毛泽东图画打40分的老师是谭柄锷先生。但谭先生很器重毛泽东的,那年校长张干要开除毛泽东等17名学生,他是强烈反对者之一。

  “扯平分数”是事实,另一个事实是,毛泽东在老师的启发下,明白了自然科学的重要性,不仅数学从不缺课,而且采取了补救措施——补课。这还可从他日后的“教子经”中领略到。同样,在老师的帮助下,他对图画课认识也产生了飞跃。1915年9月6日,他在《致萧子升的信》中,特别谈到美术能力培养技能、审美,观察和逻辑思维能力。这中间,应有一份谭柄锷的功劳。1917年下半期,毛泽东主持一师学友会会务日常工作时,在学友会组织中设立十五部,其中专设图画部,聘请谭柄锷先生任“教授”。

  6

  足音:学问基础是一师打下的

  毛泽东自己回忆说,他的学问是在一师打下的基础。

  在这里,毛泽东说的是“学问基础”,而不仅仅是文化知识。

  毛泽东的学问如何?李京波在《毛泽东与国学》中,主要总结了毛泽东国学方面的成就。他把前些年网上评出的10位“我心目中的十位国学大师”——王国维、钱钟书、胡适、鲁迅、梁启超、蔡元培、章太炎、郭沫若、冯友兰的成就与毛泽东相比较。最后的结论是:“有句话说一个人——教授中的教授;还有另一句话说另一个人——大师中的大师。前者,叫陈寅恪;后者,叫毛泽东。”

  套用毛泽东的话,“大师中的大师”基础是一师打下的。当然,毛泽东的学问宽度,远不是国学所能覆盖的。

 

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0-05-09 21:21   所属分类:文章资讯
标签: